• 王众
    动静科技 | 创始人 & CEO
    虞喵喵
    自由撰稿人 |

    深度访谈

    主持人:接下来是我们的嘉宾访谈环节,还是延续它刚才轻松的风格,其实我还是不太理解,因为您大学学得是化学,后来做电台DJ,再到果壳、凤凰,怎么突然就创业了,创业这么苦逼的事。

    王众:一方面是投资人的忽悠,他说在国内内地创业的环境特别好,你要做一件事,肯定可以做得特别成功。我其实是处于兴趣导向做任何事情,无论当初从一个化学系的毕业生变成一个电台DJ,其是由电台DJ变成果壳网的首席知识官,或者说今天创业这件事。其实我都觉得这件事好玩,我才去做。

    主持人:其实PILO有一个问题经?;岜坏背梢桓鲇布匆倒?,但实际上刚才PILO你也有讲,说我们其实是一个全栈型公司,有软件、有硬件,那么一个小公司,成为这种全栈型公司,会面临什么样的挑战?或者说它有什么优点?

    王众:人力不足,然后大家都非常辛苦。因为我们在开发软件,包括把PILO卖出去的时候,公司一共只有6个人。刚才好像听到陈总说,他的邮件每天他自己用得特别多,但是你有半小时那么多吗?另外除了我自己睡觉睡6个小时之外,我其实剩下的18个小时,也在思考这个东西。

    对于一个全栈型公司,其实这不是一个新的概念,全栈这个概念,其实更多出现软件工程中。也许有的人会自称为全栈工程师。我们觉得自己公司是全栈公司,就是什么都可以做。如果有主持人的活也可以接,我们的盈利模式,每年要去极客公园主持创新大会,当然这是开玩笑的。

    我觉得最重要的是,你能打通内容变现的机制。因为我们知道,像GoPro和大疆,它最明显的一个特点,他们是硬件公司,但他们硬件是可以创造内容的硬件。所以内容跟硬件之间的反馈,是让它变大,实现增长非常重要的前提。

    我们在做内容盈利这件事情的时候,我们在思考,关于催眠的内容,放到云梦里,云梦可以帮我们迭代一些不需要通过硬件才迭代的功能,因为它慢。比如云梦里,我们最近加了一个叫唤醒闹钟,这个闹钟的功能,能够让你在起床之前那段时间里,就陆陆续续听到一些细碎的鸟叫,这些鸟叫也是在洱海旁边采录的。然后这些鸟叫汇集起来,慢慢汇集到你设定的闹钟点时,它就可以越来越密集。就好像你妈妈叫你起床的时候,你要不要起床?太阳晒屁股了。然后过了几分钟说,饭做好了等等,慢慢把你叫醒。

    原声的这种闹钟给你的感觉,就像爸爸叫你起床,直接掀开被子,打上一巴掌,就把你叫醒了。所以它是一个非常柔和的过程,我们希望把内容和软件、赢家三者打通。目前阶段来看,这个逻辑已经通了,接下来可能我们验证了这个模式之后,可能会做一些新的尝试。比方我们会把童话,放到一个儿童枕里,我们会把跑步音乐,放到跑步耳机里,我们会把唤醒闹钟做成一个实体。当然这一切觉得它的前提,都是要看市场上的反馈是什么?市场的反馈是给你提供迭代的方向和选择的参考。

    主持人:据我所知,云梦已经超过10万人的下载量,PILO也卖了大概超过4000个…

    王众:对我们的营业额现在有不到300万。

    主持人:您还是一个天使轮的公司,如何在天使轮期间,就跑通了这个产业内容,做了这么多事?

    王众:还是全栈型思维,如果不是我做这件事,只是一个华强北枕头厂厂长王众在做这件事情的话,他可能只在乎枕头怎么做得好看,怎么做得便宜,如何降低成本,如何实现销售?但我在思考这件事的时候,我思考的底层逻辑,是内容盈利。我怎么把让人睡觉的内容卖出去。

    我们知道,其实我做了这么多电台有感受,音乐这个东西,作为一个音乐人你要想把自己的音乐、自己的内容变现,非常困难的一件事,我们天天都在网上下别人的歌。我们很难买一张正版的专辑或者磁带。但是不是这种载体,就是一盘磁带、一盘光盘,或者网上付费购买,这个事情就是唯一的内容盈利的可能。我认为不是,我认为最靠谱的事情,是你给他一个东西,他能觉得这个东西很好用,同时还承载其他的功能。

    听起来特别杂,而且我从小到大,好像就经常被别人说,你特别不专心,你应该专心主攻数学,数学可能是你的未来,或者有人说,你写诗写好了。但我觉得,我什么都要做,我希望我自己是一个百科全书目录型的人物,我理解没那么深,但我可以把那些极客们聚集起来。我还是扮演着一个主持人的决策,是开一个party,然后大家在这个party上一起创造。

    主持人:其实创业最重要的还是人,除了咱们的首席卖萌官,咱们团队的人是怎么聚集起来的?我听说您还有一些比较奇特的方式,可以让他们一直在你身边工作,人实在太重要了,你怎么做到的?

    王众:本身而言,在深圳找人不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情。无论是说软件工程师、市场营销,可能都是深圳的短板。但是它在供应链、硬件人才的时候,就特别好找。我们也是通过不同的办法,通过朋友,或者在微博发刚才所说的鸡汤文,包括用一些相同的价值观或者使命感,让别人凑过来。我觉得这个过程,其实还算比较顺利,找人不是最难的事情,我觉得有一句化说得特别好,叫桃李不言下自成蹊。今天不是桃李不言的年代,你一定要大声的表达,你一定要在市场公关层面上塑造你这个公司的灵魂是什么?你团队的灵魂是什么?自然就会有人聚过来。

    别人主动聚过来的时候,你再去筛选、挑选,然后包括让二狗去××。我都是传授一些非常没心和奇怪的创业方法论,那样比较兴奋。

    主持人:所以现在你还在寻找合适的人加入?

    王众:对,我们从6个人,现在已经变成9个人了,公司的人员增长了50%。

    主持人:所以现场大家对动静科技感兴趣,会后大家也可以找一下王众,看看你们有没有合作的机会。

    王众:对,我们去深圳吧,深圳真是一个特别好的地方。

    主持人:至少没有雾霾是吗?

    王众:没有雾霾,而且运动一切都非常舒服。我觉得我到了深圳之后,真的感觉自己健康了很多。

    主持人:听说您接下来还有很多的发展计划,甚至都计划到2017年。

    王众:2017年的Q3上。

    主持人:接下来的话,PILO怎么样发展?你有什么样的目标或者计划?

    王众:首先说一下计划和项目管理,因为电台这个东西,是非常强项管理的事业,你不可能说这个事情我拖延一天吧,今天的国庆专辑节目我不要做了,我要明天再做,或者我下周再去做这个活动,不可能。电台这种强时间属性的行业,其实就自然而然把项目管理的某一些东西,精髓迁移到接下来我做的事情里。我觉得到哪天就完成哪天的事情,没有讨厌。就像节目一样,你这一天,去把你成果向大家呈现,就应该这个时候呈现。这个是唯一的一种不自由和硬性的规律。

    你刚才说到,我们在长期的打算,我觉得你首先要有计划,计划是一定会变的,计划没有变化快,市场、外部、资本,包括更多设计、供应链上的东西,都可能影响你的进度,这听起来似乎与第一条相矛盾,但你事先应该有一个非常精确、非常具体的计划。你去变的话,是基于这个变化,因为这个迭代,你也是有一个产品思维,有一个最小可行计划。然后在这个过程当中,你不断去迭代,至于PILO怎么迭代,我觉得这个问题就非常简单了,我们去看市场的反应。

    最开始我们希望做一个无线的,因为无线看起来比较炫酷,用蓝牙的方式跟手机连接并不难,你的成本不会增加太多。但我们为什么要做一个有线的?就是它的bonelist很长,你需要准备很多的零部件,然后在这个过程当中,你可能会遇到一些延期或者受制于人。供应链你没有100%能掌控供应链的基础上,你就把bone降低到最低的水准。你制作一个能唱歌的枕头,然后让它有设计感就可以了,这是我提到的唯二点要求。

    做出来之后,看市场的反应。我们今天接到的市场反馈里,几乎没有说把它做成无线的说法。但是更在乎的是,我怎么样把它做成一个小朋友喜欢的,因为小孩很喜欢这个东西,很喜欢躺在上面听童话。但它可能对于小孩来说,有点太高了。我觉得这是我们收集到最重要的迭代方向,那我们接下来就先做这回事。

    主持人:除了PILO之外,我们还有其他的硬件或者软件方面的计划吗?

    王众:软件上迭代其实非常方便,就是工程师在这边加一个features,非常容易。我们加一个唤醒闹钟之后,去后台看唤醒闹钟使用的频率,看大家反馈的意见,然后先在软件里迭代。假如这个闹钟,大家都觉得很好,我们把它变成一个实体去卖,这也是一个非常自然的过程。

    我一直认为,在过去的这段日子里,我们把所有的功能都集中在手机这个终端上去完成,完成了很多任务,比如你要记账,一切除了电话短信之外,很多的事情都在智能手机上完成。但接下来是不是这样?我觉得有一些东西,它就需要独立出来,没有人太喜欢手机上原声的闹钟,我们希望有一个改变的切入点。没有人可能会考虑一个300年没有进化的枕头应该怎么进化?我们从一个简单的事情先做起,然后在迭代当中慢慢完善,包括产品体系。

    主持人:因为PILO最近也在融资阶段,它有登上我们极客公园的极客加速平台,大家可以关注一下。

    在这个过程中,您对现在的创业环境也好,或者自己的感受也好,最近周围的环境,给你一种怎么样的感觉?

    王众:我在深圳待久了,有一种觉得自己比较自闭的感觉,因为我对市场、资本,对于创业这件事,好像失去了最开始的那种好奇心。刚开始的时候,订阅了大概500左右的微信公众号,都是跟创业跟这些事情有关的。然后我看他原创不够,或者文章不够精彩,我就把它删掉,只保留几个,然后快速学习关于创业这回事。

    但是后来我就发现,这里面所谓的干货也好,鸡汤也好,它其实是在输出他们的方法论和价值观。我觉得价值观我自己已经有了,而且方法论上而言,每一个人,在到达同一个目的的时候,就是八仙过海。每一个路径和方法都是不一样的,我觉得最好还是自己去摸索。

    当然这也带来一个问题,我跟大环境还是有点接不上。所以可能做的最错的一件事,没有在去年的年终做一轮融资,那时候产品demo各方面已经做得不错了。然后就觉得,原来融资比我想象要难得多,但是有外部环境的变化。我说OK,反正我们现在可以盈利,我们可以养活我们小团队,所以不太担心这个问题。我更希望通过股权融资这种模式,让有意思的人加入到我们里头来,我们大家分一点,有钱出钱,有力出力,将来一起来分享它的利润就可以了。我觉得是一个回到商业本质,去考虑赚钱的事,而不是用创业这件事表达情怀的事情。

    以前我是一个DJ,所以我非常喜欢分享任何事,任何的东西,好的音乐好的电影,好的生活方式,好的枕头。但是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,就是把这些东西都卖出去,我希望这些东西能够真正在市场里得到验证,而且大家会喜欢它,帮助我们去迭代它。

    主持人:其实我们不用去验证商业或者钱这件事,其实它是承载着我们想表达东西流通的一种方式。

    王众:对,比方说有很多活动,我们之前做活动的时候就说,收不收门票,表面上看是要不要赚钱的问题。但实际上,你如果花了一张10块钱的门票,去more life去看一场演出,你可能就不会来。因为你觉得,这是我花了钱的,我会一直在这看玩演出。但是如果你没付钱的话,你心态就变了,假如演出觉得不够精彩的话,你马上就会走。

    所以我觉得,用商业的手段,包括商业的一些既有现存的模式,去做创业这件事,是最牢固的根基,已经有那么多前人的经验可以借鉴了。

    主持人:我个人最后一个问题,是我们最关心的,就是您好像一直在跟声音在一起。声音这件事对您来说,究竟意味着什么?

    王众:我做电台大概有10年的时间,刚才说到80%的时间都在听音乐,所以我对音乐、对声音的敏感程度,特别高。有一次检查耳朵的时候,医生说我的耳道非常狭窄,好像回路很多的感觉。我不知道这个东西,在解刨学上,是不是决定你听声音更敏感,可以分辨得更清楚,但我觉得声音就是我自己的一部分。

    我从开始做电台这件事,包括做完这件事,包括今天成立了动静科技,本身动静就是声音的意思。一直希望围绕声音这个事情,来做一些东西。因为这是一个特别好的维度,你永远不可能在开车的时候玩手机,但你开车的时候,一定会听一听音乐。有很多人也是做音乐听着音乐长大的,所以说声音是一个非常好伴随的方式。同时我在广播领域里,学到了很多关于声音的,包括音频工程,包括关于广播非常深很哲学的一些话。比方我听到一位前辈跟我们说过,广播其实是情绪的传达。他不是给你放一首歌,或者只是给你讲一讲路况,提供一些信息,这些都不重要,更重要的是情绪。

    假如一个人在广播里的声音面貌非?;犊?,你就会感觉心情慢慢被潜移默化,会感觉到。假如这个人一出来就用很低沉的声音,说一些很无聊的事情,你马上可能会换台。所以说关键是情绪,声音跟情绪之间,构出一种非常美妙、美学层面上的一些东西。

    我相信各位都有切身的理解,有些人不喜欢听音乐。

    主持人:对,因为其实在功能性之外,其实它可以伴随我们,改变我们心情也好。音乐都是每个人生活很重要的一部分。

    王众:没错,我们平时在听歌的时候,是把声音放到审美的标准上衡量的,这首歌好不好听?或者它的情绪饱不饱满?歌词动不动人?但实际上,声音还可以承载功能性,比如声音可以让我们每一步都踩在拍子上,让你的步数更稳定,达到更好的成绩。每个人都可以跑下来,至少10公里。

    包括可以让你睡觉,可以让你休息好,因为白噪音在生物医学的理论上,白噪音一定会对你的睡眠产生一个促进作用,是有统计学的依据的。所以我在思考,声音怎么样产生功能?除了一动一静之外,其实还有其他的考虑,接下来可能有一些内容或者软件上的产品,可能大家还会体验到。如果大家体验好,我们会很满足。

    主持人:请大家实时关注动静科技,关注王众。

    接下来看一下现场提出的一些问题,第一个是PILO中,对于音频内容是如何筛选的?体验过很多助眠类的APP,基本逻辑都是放大自然的声音,然而并不能让人放松如眠,不知道PILO在这上面有什么特殊之处吗?

    主持人:是这样的,在云梦里,我们一共提供了三轨音频:

    第一轨:自然采样。这个大部分包括××,还有国外有一些软件,都是使用这种方式,但我们还在里面加了音乐。就是著名的独立音乐人李新宇,经营马戏团的李新宇帮我们来做的音乐。我觉得他的音乐非常轻柔,又很××、××的感觉,特别适合在睡眠这种环境下聆听。

    第二轨:催眠引导词。我们之前听到过一个叫做廖阅鹏,是台湾的一个催眠师,这个人后来又搞出一些前生今世之类催眠体验的东西,我不太喜欢这些很悬的东西。但是包括像北京的简单心理,广州的有心人这些信息学社区,当中的一些专家讨论了之后,发现其实它就是一个抚慰人心灵的作用,那他可能通过词句的重复,包括引导你做某些动作,来实现催眠的效果。

    假如我说大家往后靠,就可以感觉更轻松,你在做往后靠动作的时候,其实在接受第一个催眠指令,接下来可能一切都好办了。在我们云梦里,第一句话是说,请你闭上眼睛,闭上眼睛本身就隔绝了你和视频、APP做过多交互,或者继续玩一玩手机的可能。闭上眼睛之后,我用声音做一个主引导,你就会按照接下来一步一步的指示,放松你身体的每一部分,进入到这种催眠、睡眠的状态当中。

    所以说话,首先云梦它是有三轨不同的声音,而且你在APP里,可以调节这三轨的声音。你如果不想听人声,你完全可以把它关掉,你只想听自然的声音,你就把它放。然后在PILO里去播放它,可以得到一个最好的效果。因为没有人想带着耳机、耳塞去听这个东西。

    主持人:大家用云梦的时候,可以把睡眠引导词打开,然后尝试一下。因为我个人尝试了之后,发现我睡不着这件事,有很大的改善。

    第二个问题,有没有考虑加入颈椎治疗的功能?

    王众:是这样的,当一个东西变成有治疗功能,它的性格就变了,它是一个医疗器械了。我原来从果壳网出来,很讨厌那种伪科学,或者利用科学的一些断章取义,然后卖东西给老人家,我觉得这不是我们的价值观,我也不想说这个东西,对你的颈椎有治疗效果。

    但是我能够告诉大家的是,首先这些数据符合东亚人体征,然后我们再设计它外形的时候,也思考了很多,怎么样让这个外形更符合人体工程学。在极客公园这边,有一篇文章说,我们是怎样通过分型算法,设计出这个枕头的形状。这也属于动静科技,在创业过程当中一个黑科技。它其实没有任何的效用,可能只是有市场的效用,可以说我们在创业过程当中,有一些灵感。

    但实际上你很难说,这个东西真的实证上,或者统计学的意义上,对颈椎有治疗、有帮助,我觉得这不太负责任。我只是说,希望做到某一个程度,说那个程度上的一些话而已。

    主持人:PILO用起来会很舒适,但它并不会宣称自己有什么颈椎治疗的功能。

    王众:我很难做这样的表达。

    主持人:第三个问题,是最后一个问题,为什么云梦的APP里,取消了离线功能?

    王众:其实没有取消,你在在线的时候,下载了之后你就可以离线使用了。因为我们觉得,刚开始,你必须通过下载来实现,那就会造成一些用户的流失,流失率特别高,因为它可能很难下载出一个大块的音频。所以我们先把你进到云梦界面以后,第一件事情,你点动钟摆,它就会播放一段在线的音频。先让你去体验,但是它的音质,或者受网络的限制可能还有很多。但是至少你应该保证有信号,然后你把它下载下来之后,你就可以离线播放了。

    所以没有去掉,只是把它放得优先级更低了,我们认为让别人第一时间就能听到它更重要,而不就内置一个东西,让你来播放。 而且内置一个的话,可能会有一个软件体积的问题,会给下载传播带来一些障碍。

    主持人:今天非常感谢我们加菲众来到我们活动现场。

    王众:别忘了关注动静科技微信号,输入极客公园就可以有100块钱的优惠券。

    主持人:不知道今天的活动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感受,希望大家都能有自己的收获。

    相关视频

    丧尸来袭_西部牛仔_不朽情缘_福禄寿_Bonanza